李清照并不多见一首另类词,被称之为宋代闺秀词之冠,耐人寻味!

启路文学-古今文学经典传承    诗歌类    南宋诗文    L李清照    李清照并不多见一首另类词,被称之为宋代闺秀词之冠,耐人寻味!

借着春光暖之日,网上寻觅了易安关于春天的词,就喜欢上了易安的一首《蝶恋花·暖雨晴风初破冻》,喜欢的原因,是因为纵观易安词中,这种笔法不多见,被许多网友都称之为另类词。

这首词是闺情、伤别类的,简称闺秀词,亦是思妇之词,因为这首词中很能突出闺阁之气,所以被后人称之为宋代闺秀词之冠。

这首词易安以纯情的笔致、高雅的格调来写的,不像易安她少女时代写的《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也不像她暮年所写的《孤雁儿·藤床纸帐朝眠起》,所以被称之为另类。

大家不妨先细细品味一番,然后也与我一起赋词一首,文章末尾处有我作的小词。这首易安词全文如下:

蝶恋花·暖雨晴风初破冻

作品别名:蝶恋花·离情、蝶恋花·春怀

宋·李清照

暖雨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衫金缕缝,山枕斜欹,枕损钗头凤。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

 

李清照

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佚名

我们先不管这首词的写作背景、人物、乃至谁写,都不管,只一心一意去欣赏。这首词起句,正符合我们现在的季节,冬天慢慢退去,阳光初暖,寒冰冷霜也早破冻。

所以说什么季节,读什么词,给人感觉都不一样,这首词读了第一句,就让人想读下去!

暖雨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

冬天渐远,雨已不寒,直觉暖,风和日丽,道是好晴天啊!看河边柳叶渐发芽,梅花也怒放了笑颜,此时此景,真的感觉到了春天来了。

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

春天来了,我深深思念的人在哪里呢?我满腔诗情酒意,此刻谁又能与我一起赋诗饮酒呢?想着想着,就开始伤春起来,泪水不知不觉打湿了脸颊上的香粉,和贴在脸上花饰。

乍试夹衫金缕缝,山枕斜欹,枕损钗头凤。

想起刚刚还试穿过的金丝缝成的夹衫,如今心思都不在新衣服上了,瞬间没了心情。如是斜靠在枕头上,把钗头凤压坏了都没什么感觉,心也不知去了哪里。

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

夜深了,独自抱着枕头,感觉不是抱着枕头一样,好像抱着好重好沉好浓的愁闷一样,久久无法入眠,这样下去如何能做一场好梦?如何梦中遇到你呢?可惜梦不到。所以我睡不着不如就起来,剪着花灯,想着你。期待你早日归来。

文章又到末尾了,我也写了一首相思词《蝶恋花·空城旧忆》,因为读着李清照的词,无疑也会让人相思起来,所以也凑合拟了一首,写的不怎么样,也只能了发当时的心情,还望诗友们多多斧正!

蝶恋花·空城旧忆

作者·启路文学
望月知年今次第,长夜相思,又把红颜记,应是忘了何又起。算了梦里无关系。
老是拈花何意义,重复还题,硬把春秋气。累计十年无所遗,高楼坐盼新天地。

看到了月亮,才知道了年份,因为月圆,才知道了又接近十五了,所以不光是想到了时间,还想起了红颜,所以望月犯相思,又把曾经的红颜想起。

本来是忘了的,可怎么又想了起来呢?所以说思念是一种病,是多么让人理解不清。明明是忘了,老是又想起。想起就想起了,没有关系,我现在开始睡觉,不去想。

可是第二天醒来,又开始画画,画她喜欢的花,这又是什么意思呢?只是不想去写词,不想去提起往事,可总是重复题,重复写,自己不生气,却倒是把春秋给气到了。

想起来也十年了,思念不曾忘,相思不曾遗,何等愁苦,唯有高楼坐着,盼着有新的事儿发生在我身边吧。

文/启路文学/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创建时间:2019-03-20 16:32
浏览量:0
收藏

申明:这篇文章是启路文学的作者原创作品,以开通全网文章原创版权维护,抄袭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