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亲戚,或许,在我父亲去世那天,就一起埋葬了

启路文学-古今文学经典传承    日记类    2019园林日记    我家亲戚,或许,在我父亲去世那天,就一起埋葬了

忙碌了几天,其实现在眼睛都是昏花的。都说时间是挤出来的,我也挤出了点时间继续写日记。这几天我跟夫人都在吃减肥餐。而这个减肥餐都是我早上6点起来起早做的。夫人算是下定了决心要瘦下来,这对于我来说是好事,对她来说更是好事。

而这几天,我多数还是忙碌在写文章,闲暇之余上线了微信小程序。但是百度小程序上线,却不会,所以还在摸索中。这辈子,为遗憾事是没有学好英语,所以代码什么的,几乎都不懂。有生之年,若有时间,一定要把英语学好。但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此时此刻还是放弃了,只专注文学,只写文章。

所以2018年,我跟许多爱好说了一声爱好。只留下了文学与创作。这条路很漫长,或许要一辈子去走。但是我相信这条路我是喜欢的,所以更相信能走到头。2019年计划是,即便一个人,一条路,也要走下去。2019年启路文学网站收录原创文章要超过1000,对,就是一千,最低一千,一个人去做。我更相信我能超过这个数目。

2018年,我这张老脸在亲戚面前也荡然无存了,在朋友面前,亦是日渐消失。不是我不要这张老脸,而是要了又能怎样?不想看任何人脸色而活着。说我家亲戚,或许,在我父亲去世那天,就一起埋葬了。不是父亲有意要带走的,而是亲戚执意要一起埋葬的。所以父亲走后,我家几乎无亲戚,或是我无亲戚。

但在夫人家的亲戚中,他们自然是不知道我的底色,所以这张老脸我还是要的,替夫人要着。在我眼里,他们是跟夫人有着亲戚关系的,间接地跟我也还有一些关系。至少能感觉到他们是喜欢我的,能感觉到亲戚的亲情味儿。

2018年,我笑着说别人在跨年,而我好像刚跨了一个鬼门关一样。这不是开玩笑,而是事实。而接下来可能比鬼门关更难跨的,我也义不容辞。因为我已经无路可走了。被逼上了一条文学路,也渴望今生在文学路上扬起自己的风帆,在文学的海洋里激起自己的风浪。

活着人的文学,目前为止,只写了一篇莫言的名言。我本以为得了在中国首位获诺奖的中国作家的莫言,应该是当世的楷模,可也没想到有人在他背后说不好听的话。他们是这样说的:“看作品就是看人品,见作品既见其人!就因为莫言的学说,把人都变成了行尸走肉。没有正确的人生价值观,特别对青少年身心成长不利。如果人没有正确的人生价值观,活着就是去了真正意义,和畜生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在文学上第一个打倒的就是莫言。”他们说出这种话是因为看了我借用莫言《酒色赋》写了一篇文章。

而我对莫言应该算是一无所知,只知道这个人是中国首位获诺奖的中国作家,至于他的作品,我也是一个字也没有读。所以当别人在我文章下评论他不好听的话时,我却感到很意外,然来是个人,都有人在背后说他坏话。

我记得金庸走后,也有不少人数落过他。但我也只是看着,不说话。因为自己也不是很了解金庸,只是看了他几部关于他写的电视剧罢了。所以说人活在这世上,很多时候,别人的声音都会影响到你。但是当你也不是很了解这种声音出自何目的,是真是假时候,唯有做的是沉默,沉默地去做好自己。

 

创建时间:2019-01-09 08:03
浏览量:0
收藏

申明:这篇文章是启路文学的作者原创作品,以开通全网文章原创版权维护,抄袭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