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还是跨出了第一步,一个人的孤独文学,2019年就要开始了

启路文学-古今文学经典传承    日记类    2019园林日记    终于还是跨出了第一步,一个人的孤独文学,2019年就要开始了

今天好像出了太阳,但一会儿又不见了。我原本以为2018年的雪,憋到最后几天下下来,会在最后一天为自己擦完屁股,下的雪也跟2019毫无关系。可眼看明天就2019了,这场雪还没来得及化呢。是因为太阳不够大吗?我想应该是的吧。2018年应该是尽力了,至少它让太阳出来过,也想把雪都融化掉,可是力不从心啊。所以只能指望2019年为2018年擦屁股了。

昨天真的是下了好大雪,出门叫滴滴,都没有人接单。再大的雪,也抵挡不住夫人逛沃尔玛。我们出门是带着luck的,本以为沃尔玛超市,宠物是可以进去的,但是我们被拦在了入口。所以我只能牵着luck去门口等夫人。就是我们最初进门的那个门口,我怕手机没电了。还特意拍了视频给夫人。

带着一只狗出门,随时还要看着点,牵着绳子,以防吓到小孩。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是抱着luck的。我看到前方有小孩,赶紧就抱起luck。我跟luck在那门口好像等了好久,luck身上的毛湿透,又干了。因为它刚出门的时候,是我和夫人带着它一起玩雪的,它好像第一次见到雪,它玩的很开心,一路很欢快,很蹦跶。

夫人说,这样的下雪天气,往年或是前几年的时候,都是跟着爸爸一起吃火锅的。所以说要去沃尔玛买吃火锅的工具以及配料和菜,还有肉。

我跟luck等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这一个多小时,我写了两个见闻,觉得挺有意思的,发表在了百家号的动态里。这两条见闻是:

1:如果雪能洗净世间所有尘埃,我想雪也不会下。但雪终究还是下了,, 它想覆盖世间所有尘埃。我想每一种东西,它降临人世间总有它自己的道理吧,不然也不会来。

2:我发现,如果我一个人站在商场某- -角 ,是没有美女主动过来搭讪的。但是我牵了一条边牧 ,却发现有美女过来搭讪了,搭讪的不是我,却是边牧。

我本来是想写诗的,但手机快没电了,我就琢磨着这两条见闻来,如是用手机很快敲打出来,保存了,因为怕很快就忘记了。

我本以为东西不多,夫人一个电话说自己已经出来了,在肯德基什么店门口,让我去接。

因为我是一个非常路痴的人,眼看手机待会就没电。所以就说,我在原先进门那个地方等。结果夫人来一句,我打电话你是想让你来接我,因为东西太多,拎不动。如果我知道肯德基店在哪儿,我二话不说就立马奔过去。可我不知道在哪,我得牵着luck到处找。等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估计夫人得等太久了。

结果是夫人拎着很多东西出来了,让我也出来朝右边走,去接应一下。可我好像又走丢了,没瞧见夫人。夫人一个电话说我都已经到你那个门口了,你人呢?然来我是走反了,还是左右不分了,总之是路盲来着,幸好走得不远。我说,你在那等我,我就回来。

如是我回到了刚进门的那个地方,发现东西真的有点多,也难为夫人了。之后都是我拎回家的,东西真的很重。还好夫人不是那种弱不经风的女子。这一点,我还是很喜欢她的。夫人还跟我透露了一个很丢人的事情,就是拿了粘米园子,最后前台付账的时候,前台说这个要称的。我想,这也是夫人想买给我吃的。我个人非常喜欢吃粘米园子,夫人是知道的。买这些零零碎碎七七八八的东西,我想我是逛遍了整个商场头逛晕才能买得到吧。所以这一点我还是挺佩服夫人的。

回家后,把luck身上吹干,我们就开始做火锅了。前前后后好像也是夫人在忙,我只是帮忙打点杂。差不多前前后后洗菜,加配火锅料什么的,弄了一个小时。开吃的时候,感觉味道极美。夫人和红酒,我还是喜欢喝自己的黄酒。我们差不多一人喝了一大杯,火锅也吃的差不多,都吃的很香,很饱。

吃完后,是我收拾盘子什么的,也就是我负责洗碗,刷盘子,倒垃圾。我们平时都是这样分工的,但是这样一起吃饭时间很少,我是很向往这种生活的,至少是自己动手的,而不是叫外卖。所以昨晚我算是吃的很开心,很幸福吧。至少我是这样认为。

而今天,如昨天一样,我还是下去给夫人买早餐吃。我起床的时候是8点半,洗脸刷牙洗漱完毕,买完早餐上来时候,差不多九点半。我就是这样的,这两年,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早餐是爱吃不吃。但是夫人,我不能让她不吃,所以不管下雨,还是下雪,我都愿意下楼去买早餐。其实更希望是自己做早餐给夫人吃,可夫人好像吃不惯我做的,索性也从此打消了这种念头。

今天是2018年12月31日,也就是2018年最后一天。感慨万千,最终化成尼采的一句话。但凡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使你更强大。 而这几天,也就是在2018年最后一个月的月末,我好像中了鲁迅的毒和尼采的毒太深了。好像自己也找到了自己人生的道理一样,为人间真性情而高歌。

所以,每当我的文章引来了不同的声音的时候,我都热衷于耐心去听,然后再去感悟。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观点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甚至去理解一句尼采的话,也会引来人嘲骂。我也只是耐心听着,因为我总要把自己所理解的说出来。而不一些人,总是喜欢说你说的不对,又说不出个所以原因来。

我在文字中漂泊不定多少年了?2004年开始写,至今也又15个年头了,因为马上2019了。我没有特别喜欢,和热衷的,一时兴起,我就被鲁迅所毒,被尼采所毒。不知道这种毒,能毒我多久?我能多久能走出来?这个是需要时间来求证的。

从一开始日记,到古风,最后到诗词,现如今却少写诗词多作文学文章。这一种种改变,也都是时间来见证的。而今年,也算是最有难关的一年。我却成立了自己的个人公司,也是一个人的公司,我想我终于还是跨出了第一步,一个人的孤独文学,2019年就要开始了。我想这条孤独的文学路,会一直走到我的人生尽头吧。因为这也是自己选择的,不随世俗风流去,自有桃源水向东。

创建时间:2018-12-31 10:36
浏览量:0
收藏

申明:这篇文章是启路文学的作者原创作品,以开通全网文章原创版权维护,抄袭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