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鲁迅的“铁屋子”来说“隐形的牢笼子”

启路文学-古今文学经典传承    散文类    叙事散文    从鲁迅的“铁屋子”来说“隐形的牢笼子”

今天写《鲁迅最精辟的一句经典语录,仅23个字,却一针见血,很刺耳!》这篇文章时候,想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能想到这个有意思的话题,估计也是因为鲁迅的话所影响吧。我不知道自己这篇文章算不算得上散文,更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抒事散文。因为这篇文章,我就想单独讨论下“隐形的牢笼子”。

我想这篇文章我要写到2000字以上为止吧,如果写到800字就写不下去了,也就当练练笔好了。因为说起这个“隐形的牢笼子”,感觉在心目中好像是酝酿了好久了一样,而且感觉特别的有意思。

所以想写出来,想表达出来。怕明天又忘了。那么竟然能忘,为什么要说酝酿了好久呢?因为我始终不能给这个酝酿好久的东西命名啊,就今天,却想到这么有意思的命名,“隐形的牢笼子”。

我们这个时代发展实在太快了,快到很多东西说遗忘了就遗忘了,因为遗忘的都是一些老化的东西。比如我们现在写信,都不用信纸了。信纸也就被遗忘了。取而代之的是手机短信。我依稀记得我是喜欢信纸的,读书时候为了交笔友,我喜欢买那种带有香味的信纸。可惜现在几乎是不买了,因为我找不到可以写信的人了。

不知道现在的初中生、高中生们,是否依然会去学校边超市买这种信纸。因为我好像毕业好久了,也感受不到这种气息了。所以只能感觉去超市里买带有香味的信纸,是初中和高中时代学生们做的事情,因为我毕业后,就没有这么做了。不知道是时代进步了,还是什么原因。

时代进步了,那么现在的学生都不用信纸了吗?我想还是有些学生用不起手机,依然在用信纸。或许山的那边有一个穷山沟的孩子们在用信纸,也说不准呢。因为我不敢保证全世界学生都在用手机。因为社会发展再快,也快不到穷人也迅速跟着变的地步。

现在这么大了,要我说我们那个年代小时候,什么是“隐形的牢笼子”?这个还真不好说。我记得我小时候是非常渴望自由的,很不喜欢生在一个教书先生的家庭里。因为我的成绩不好,所以父亲总是逮着我不放,父亲之所以逮着我不放,是因为母亲说了父亲。说作为一个教书先生,自己孩子成绩班里倒数?还有脸在学校教书?

所以父亲就狠下心来教我,那时,我便总是渴望跟窗外的孩子一样,没人管。有时候干脆就趁着父母都忙,偷偷跑出去玩。回来要打要骂随你便。所以小时候的的牢笼子,谈不上什么“阴影的牢笼子”吧。毕竟看得见,而且这牢笼很小,小到可以知道放这个牢笼子的主人是谁。所以这里就不谈了。

那我什么时候住进了这个“隐形的牢笼子”呢?大概是高中毕业时候吧。因为我感觉到父母的无力,感觉到父母的辛苦,与辛酸。我和弟弟本可以不读书的,那样父亲也不会过早去世。可我和弟弟为什么要读书?要让父母的压力这么大,以至累死。

那个时候我是想不通的,更不知道这世界有这么一个“隐形的牢笼子”,而那个时候,我脑子里更没有这种概念。觉得这好像是不能避免的,父母为孩子上大学,砸铁卖锅,也不值我一家。说“砸铁卖锅”是这种话,是过去人做的事了。因为我家是不只是“砸铁卖锅”,是卖房子。为了我和弟弟读书,卖了两栋房子。

直到我大学读的想弃学,都没想明白人为什么要这样去活?为什么一家人明明可以过得幸幸福福,却非要为读书搞得家徒四壁。因为我从小就觉得我不是读书那块料,初中时候,曾跟父母吵着弃学。

高中时候记得高考前一个月我还在家里休学,直到高考那天去高考的。大学时候父亲一去世,我立马更不想读了,可是还是把书读完了,却也把大专给读完了,大专读完了我都没能顺利拿到毕业证,还是母亲花7000多元求辅导员买来的。

所以大学时候我就有些开始想不明白,母亲为什么死也要我把书念完。那个时候,我脑子离仍然没有“隐形的牢笼子”概念。只是到现在好像是明白了,我在大学三年,没学到书本上知识,却沉淀了自己文学的气息。

我在大学时候,喜欢独处,一个人喜欢写诗,喜欢思考。这或许就是我为母亲大人找的理由吧。读大专是为了这个。但我仍旧不认为那个时候我想过这些,那个时候我想的最多的,恐怕还是早些毕业,早些早工作,早些离开江城吧。

那个时候我更不会去想倘若我没有读大专,或许我不会爱上写诗,或许也跟写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早在高中毕业时候,我就放弃写日记了。虽然大学也在坚持,但是很明显没有高中那么写的那勤了,期间也断更了好久。这也是我为母亲大人找的理由吧,为什么死要我读完大专。

如果我不读大专,又会是什么样的?估计真的跟文学沾不上半毛钱关系,但也或许我依旧爱着写日记,或许某天,就像近些天,我又把放弃多年的写日记的习惯给捡起来了。所以我想说,当初是怎样的我,不会因为环境而改变的,而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忘记初心。

只是放下了很多东西,比如画画,比如我的动漫专业。我放弃这些,只为了一门心思专注文学。所以以至这几天我思考比往常要多些,才想到了这个“隐形的牢笼子”,早在多年前在我的生活中就扎根了,而且扎根到这么深,我才看到。

这是社会发展,人的心灵开始扭曲的“隐形的牢笼子”。比如为什么要卖房子,供孩子念大学?我想父母想的最多还是自己没有什么文化,希望自己的儿子是个大学生,这也叫一代胜一代,一代强一代吧。再就是父母们都有同样一个念想,子女读了大学,就能很有出息,就能挣很多钱,找个好工作,把那些花去的钱给挣回来,哪怕是卖房子都值得。

可当子女出社会了,这些父母们才明白了,好像不是那么回事。读了大学,子女们还是要去打工,还是要拿着几千块钱的工资,还时常要向家里要钱。这就是现在的普遍大学生,父母花那么大的代价,卖房子省吃俭用供出来的大学生。却都拿着微薄的工资,去贷款,买房子,成了房奴。

所以我称之为这是“隐形的牢笼子”束缚了现代人的思想,计划赶不上变化。却都也要一个模一个模去刻,因为千家万户家庭好像都一样,都要供孩子读书。读完书后,送到社会上。多数大学生也对自己所学丧失了信心,多数都被迫改行了。然后进入社会,这才是人生的真正开始,也是失业的开始。

再也不能像在校园里那样每天无忧无虑,无聊起来跟老师躲猫咪,玩跳板。再也不能那么肆意妄为伸手向父母要钱了,因为自己都觉得丑人。所以导致很多人都在怀疑九年义务教育,到底教会了我们什么?为什么学完了,出社会了,还要像个要饭一样,祈求社会可怜下,行行好。最好才知道社会是不跟你谈判的,你可以滚回家,不用出社会!

滚回家,家里人怎么想?所以很多人又被迫去讨好社会,我可以的,我还行,我能靠自己双手照顾好自己。所以大家每天都能看到那一群吃住行都很不在乎的人在忙碌。没人叫他们去吃路边的“垃圾”,他们自己去吃。没人叫他们叫外卖“冰冻肉”,他们自己去叫着吃。家里有厨房,没有人不让他们用,他们却不用,成了摆设。

而更多人现在都躺在医院感叹,哎哟喂,我这些病都是吃出来的啊。如果早知道会得这病,打死也不吃路边的“垃圾”啊,也不会叫外卖“冰冻肉”啊。而我看到那些人正在步我的后尘,我怕医院没有足够的位置给他们而寒心啊。

再比如说现在的男女婚姻,现在都好像在“卖女儿”一样,开口闭口都是钱、条件、车子、房子。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车子房子却成了婚姻的标配,男人若没有房子和车,就很难结婚一样。却不先管这两人是否真心相爱,更不先管这个男人是什么样的人。都先看条件如何如何,才能再继续深入谈下去。

谁会可怜那一群吃住行都不在乎的人啊?谁又会可怜那些有情人却不能眷属的人啊?怕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发出这种悲鸣吧。但顶多只是悲鸣而已,因为他也改变不了这些人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随便了,更改变不了“房价”为什么只高不下。所以这就是社会发展给人们带的“隐形的牢笼”,不是谁想打开这个门,就可以打开的。或许,这个“隐形的牢笼子”,压根就没有门的。

所以我们只能看着,感叹着,直到死去很多人都不觉自己住过这种“隐形的牢笼子”。所以称之为“隐形的牢笼子”,因为我也是花好些年才看到了“隐形牢笼子”的影子而已,所以有时候甚至怀疑,这算不上得上“隐形的牢笼子”。

文/高国启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创建时间:2018-12-30 12:42
浏览量:0
收藏

申明:这篇文章是启路文学的作者原创作品,以开通全网文章原创版权维护,抄袭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