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在吃夫人买的毒药,而我自己也经常买

启路文学-古今文学经典传承    日记类    2019新居日记    我又在吃夫人买的毒药,而我自己也经常买

我又在吃夫人买的“毒药”,因为昨天没有吃完,我又舍不得丢,所以放在冰箱里冷藏了起来。今天就开吃了,而这种“毒药”,我自己也经常买。这种“毒药”,很多人店里都在卖。他不管人吃下去会中什么样的毒,他们自己也在吃。他们认为这是没有毒,因为墙上挂了食品安全证。大家也都认为是没有毒的,因为吃下去好多年了,也没看到中毒医院,或是直接吃死。

所以有时候,我想不到用什么语言去驳回他们。因为我自己也在吃,而且比他们吃的还多,比他们更喜欢吃。因为我也变得很没克制力,更没有意志力。自己家里明明有厨房,却一个星期生不了一次火,厨房成了一个摆设。

我有时候也想每天吃自己所做的,那样至少自己看见了这东西是怎么生产出来了,毒性可能会少些。可我坚持不了几天就放弃了,因为我已经不像是曾经一个人的时候了,因为我是两个人在生活,竟然是两个人,为什么不能两个人一起吃?

这是一个我回答不上来的问题,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今天还是很努力想去回答好,一不得罪夫人,二不得罪任何人。我自认为我做的东西还可以吃,至少是有人可能证明的。他们也都吃过。

可现在好像我做的东西好难吃一样,好像比外面叫的东西毒性更重一些一样。外面的叫的东西要香一样。或许外面叫的毒性要浅一些,总之我做的东西毒性或许更重一些一样。

总之我做的东西,感觉夫人是很难下口的,更多时候是选择不吃。所以我们是两个人一起生活,我却一个人自己做自己吃,而夫人却自己点了外卖。我觉得没意思,所以我也跟着夫人一起吃外边叫的“毒药”。却发现外面叫的“毒药”真的比我做的好吃,我好像也中毒了一样,比夫人中毒更深。因为我不吃,或许会饿死。

所以我看到很多人都在吃“毒药”,却也不能报警,因为自己也在吃。所以我时常都在感叹,哪天我病了,稀里糊涂的离开了,我想这跟跟这些大家都不怎么认为是“毒药”的“毒药”还是有点关系的。再就是跟自己个人的生活作息,有着莫大的关系。

我多想生活在一个炊烟袅袅的世界里,那里的人自给自足。不用担心吃下去的东西有毒,更不用担心这东西是假,更不用担心那东西是假。

活在如今的世界上,发现什么东西都可以造假。以假乱真,不管人死活,都有人去造,昧着良心去造。前些日看到很多视频曝光了外卖一事儿,所以顿然是恶心的想吐。然来我们吃下去的比“死人肉”还要恐怖的“臭肉”,“冰冻肉”冰冻一年的“臭肉”。

我不知道自己吃没有吃,但我相信自己还是吃了一些。毕竟也吃过外卖,毕竟也吃过外卖送的肉。所以怎么不能让人觉得这个世界是恶心的。以前有人感叹呼吸的空气雾霾,那只是呼吸,如今却连吃下去的东西,都让人觉得恶心。人要怎么去笑着活?

穿的,都是网上买的。甚至都感觉穿的或许也是私人身上扒下来再生产的衣服。反正前几年这种感觉一直有,衣服洗不掉的一种肮脏味道。都是为了贪小便宜,买的便宜货。难道贵的东西就没有这种现象吗?我想也是有的。

而这篇日记,只说吃,不说穿。说起吃,我想现在人吃的东西,都不如宠物了。为什么呢?因为宠物一包粮食是多少钱?绝对是好几百以上。而人吃的大米,再贵也贵不了几百元一包大米。而且我家买的还是普通的狗粮。

我相信多数人家都不怎么买大米的,想自己下厨的时候,就去超市称一点米。而宠物的狗粮就不一样了,买一次,就要买一大包。所以我家是养宠物的,我知道宠物的粮食比人吃的粮食都要贵。所以感叹人不如宠物。

当我抱着luck在街上,很多人走过来摸他头,说他很乖,却感叹也想养一只,却养不起。我觉得他说的是真心话,是真养不起。但我为什么要养呢?也只是为了讨夫人欢心罢了。

呼吸空气遇到了问题,吃也遇到了问题,穿也有问题,住也成了,行也成了问题,这是现代社会面临各种的问题。却得不到相应的办法去解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厌恶着,什么也做不了。这些问题都困扰着人们,有多少人们,还觉得自己是个人呢?


反正我觉得自己算不上一个完整的人,只因为生在了一个不完整的世界,处处都是缺陷的世界。这世界的人只会造成各种问题,却没有人去着手去解决这些问题。所以说这是可悲的世界。


创建时间:2018-12-28 10:37
浏览量:0
收藏

申明:这篇文章是启路文学的作者原创作品,以开通全网文章原创版权维护,抄袭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