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捡日记新写

启路文学-古今文学经典传承    日记类    2019园林日记    重捡日记新写

关于我现在所处的环境

当我戴上隔音耳塞,才发现世界是如此的安静,安静的有些可怕,但是我很享受。我看着窗外的车流在动,却听到任何声音。我听不到家里快4个月的边牧乱叫声了,也听任何嘈杂之音,完全可以安静敲打自己喜欢的文字了。

其实即便这样,一开始,还是能隐约听到边牧的叫声。你只要朝他望一样,他好像又兴奋地开始叫了。所以每天陪我朝夕相处的边牧,我却不想看它一眼。

之前它乱叫,我就会踢打它的地盘铁笼子。被夫人训斥了一番。夫人说:“如果有一个人,现在就在门外非常用力踢你家门,你是什么样心情?”我却反驳了一句:“我也没有乱叫。”事后觉得夫人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个人还是很讨厌它乱叫,特别是坐在笼子里,朝我吼叫,我是一身的不爽。每天定时定餐喂你吃喂你喝,你道好,天天吼我。所以我想这种被捧成智商第一的边牧,也不过如此了,动物毕竟是动物。

我这样想也被夫人笑着说:“你三四个月的事后,估计连它都不如。”我想我三四个月的时候,或许连这种低智商的边牧都不如吧,毕竟我脑海里也没有自己三四个月时候的记忆了,所以也没有多计较。

而我现在所处的环境,可以说还是很满意的。家居都是新的,虽然是出租房,但是设备是齐全的,就是空间小了点,但是朝阳很好,虽然太阳晒不到,但室内是通透的,明亮的。就连阴沉天,都可以不用开灯。

而现在所住的地方是武汉洪山区铁机盛世家园14栋2单元1704室,是2018年国庆后搬进来住的。

当我敲完这些字,我家的边牧LUCK已经睡着了,所以说它真的是个孩子,是个宝宝,就像夫人说的一样。它在铁笼子里朝我吼,或许是想让我放它出来玩。但是却被我无情的用手猛拍铁笼子。这就是人与动物间交流的区别。这地方,我还是很佩服我的夫人,拥有一个很善良,很友好的心。不管是对待动物也好,对待家人也好,她都比较做的好。


关于日记

泡在社会里荒诞了几个春秋,发现比泡在校园里更荒诞。校园里,我每天还可以提出为自己写日记,一本写完,又一本。而出社会后却发现有些事是不能写进日记里,也不知道如果去表达,所以麻木了。当回首出社会来时的路,发现唯一没有偏离的方向是我依然每天都在写。可是发现已经不再为自己而写,也没有记录日记的习惯了。多的是做一个标题党,或是标题绑架一个人物,去写一些自己不喜欢的文字来骗取点流量,以此来维持生计。

我想那怕每天提笔是取悦读者也好,骗自己也罢,以致极不心甘情愿去写这样文章也罢,我想至少我还在写,至少心灵上有某种安慰。却发现一年过完一年,除了诗词方面是自己的,却发现其余的文字都与自己无关,就连某天发生来什么,是什么样的心情,都不知道来。在读书时候,我还能翻阅日记查看,如今却不能了。

所以昨晚我看央视讲鲁迅先生,共4集,看到了昨晚2点多。发现如今我所迷惑的正是当年许广平写信求教先生一样的迷惑。而先生却给了这样一个回答,“以悲观作不悲观,以无可为作可为”。或许现在这句话能扫清我眼前的迷惑,可是我的先生在哪?所以很羡慕许广平能有一个很好的先生求教。

所以我看完央视鲁迅先生4集后,只记得这几个字“以悲观作不悲观,以无可为作可为”。另一个新的想法便是日记,我还是要捡起来写。因为只有写日记的时候,是畅所欲言的,跟自己有关的。


关于工作

我曾试着用诗词方式去写热点新闻,却发现这样的文章,各大媒体平台并不是很看好,根本不会推荐。有时候甚至阅读大于推荐。我想我的文章是值得人去看的,至少比娱乐八卦强一点。可发现,当初放弃工作,选择自己在家做自媒体,好像也是一个无底洞。我以为那样可以自由写文章,却发现自己想写的,都得不到各大媒体平台赏脸推荐。而自己不以为然的烂文章,却得到各大媒体平台的猛推。以致哪些文章都是乱编乱写,只要标题感人就好,一样被各大媒体平台猛推。而他们猛推也有一个时期,也就是说一个月,有那么一个星期会猛推你的文章。那怕你的文章写的几乎都差不多,一个月总有几个星期是没有流量,没有人看的。说了那么多,想说的是媒体乱相,真有价值的东西太少了。而每天几乎都是被娱乐八卦所占领各大媒体平台头条。所以我每天现在写的文章,不能保证各大媒体平台会猛推荐,特别是百家。而且现在各大每天平台我也几乎放弃了,只依赖于百家。

所以说我的工作收于是及其不稳定的,完全看各大媒体平台的脸色。哪天不推荐你文章了,你这天等于白忙活。但是依旧要保持乐观心态,明天继续更新文章。或是某天国家又宣布针对各大媒体乱相要打压,我们的文章阅读量又会下滑。所以说当初选择做自媒体,只是想自由点,不用看老板脸色行事。至少我现在每天还在写文章,这样真的可以安慰自己。

写到这个时候,家里的边牧已经熟睡了,而我还不愿意摘掉隔音耳塞。还在享受这种就连自己敲打键盘的声音都听不到的安静。


关于作息

自从踏入婚姻后,我的作息几乎是随夫人的。不然两个人是相处不下去的,所以说夫人什么时候睡,我就什么时候睡。多数是我催促她早些休息。即便是这样,我每天还是有安排。如今的安排是每天写好1-3篇2000字有关名人名言经典句子令人深省的文章,惹人共鸣的文章。

除此之外,我在自己的MAC笔记本上设置了工作45分钟休息10分的闹钟。到时间,就自动锁屏,锁屏的时候,放的是轻音乐。而这10分钟,我可以拿来做卫生。卫生我几乎每天都打扫。这种好习惯,还是跟自己母亲学的。这10分钟,我还会拿来锻炼身体。因为明显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不及读书时候了,虽然我还年轻,也就快步入27岁,快奔三的人。

锻炼,我会单臂举哑铃,一边30个,好几个动作,全套动作完成下来,估计得花5分钟。举完哑铃,我就会双腿蹲下去,又站起来30下。还会扭腰60下,因为坐骨神经现在已经困扰了我一年了,天天坐着,坐出来的病。还会做前后扩胸60下,左右扩胸60下。这些动作做完,差不多就是十分钟时间。

再过十分钟,我又会躺在床上做仰卧起坐30个,和其他曾经锻炼腹肌的动作。全套做完,也差不多十分钟。曾经锻炼过腹肌撕裂者,和囚徒锻炼。


关于朋友

其实我没有什么朋友,只有一个龙氏圈子,仅此唯一一个圈子。但现在看来,我好像很不珍惜这个圈子一样。就连曾经与我走的最近的萧,也说我自从踏入婚姻后,变了,没有之前那种交心的感觉,所以每次聚会,我不知道说什么,多数是听他们说,而我选择沉默。

当沉默也被人说三道四时候,而我也只能选择远离了。因为这个圈子还是我高中时候组织起来的,可现在,我已然慢慢对这个圈子变得冷淡了,沉默了。聚会不积极了,也不会举动组织聚会了。所以每次聚会,龙氏兄弟们都说我变了。

我想,我的却是变了。变得有些独学而无友,其实说实话,我也没学出个什么名堂来。可现在我唯一感兴趣的,还是文学。所以每次聚会,我多想他们跟我一起谈文学,谈文章,谈社会现在所处的阶段、问题,谈如果去做,才活得有意义。而不是一起商量哪里去买栋房子,谈什么车,什么女朋友。

一起走来十多年了,他们确实是没有走到我心中去。就像他们走不进我文学圈子一样。我又何必掏心掏肺说一些他们不理解的话呢?所以只能选择沉默。所以在我看来,自己所处的阶段,思想,想法,是没有人能理解的。所以我宁愿此时无友,一心搞自己的文学。多些时间看书,丰富自己的文学知识。

所以龙氏也不要怪我变了。曾经读书时候,我是需要一个兄弟圈子,一起玩,一起逃课,一起翻墙,一起上网,一起游戏。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真渴望,渴求有一个文学圈子,而且是我认可的文学圈子。所以我在等的同时,也在努力成长自己。

多年后,若龙氏某人喜欢文学了,我一样很乐意与他们一起谈天说地。所以这种想法,我多数也只能想想。所以面对那些无意义的聚会,我多数是厌倦的,反感的,逃避的。


关于亲戚

在我父亲走后,我感觉,我好像没有什么可亲的亲戚。也只有在我结婚哪天,忽然感觉到亲戚的温暖。但也只是那么一瞬间。因为那天他们确实是在为我而忙碌各种事。但我的婚姻那天,我是不愿意提起的。我的亲戚,我也不愿意提起。


关于家人

我家中只有一个兄弟和母亲,还有一个母亲找的后爸。后爸在我婚姻上算是帮了很大忙的人,但是在我看来也算不上很大的忙。无非是把家里装修了下,也花不了多少钱。但是没有他的帮助,我的这个婚姻可能就不会步入的这么快,所以我心里由衷的还是感谢他。再就是感谢岳父岳母对我的包容和爱,没有他们的包容和爱,我和夫人的婚姻也不会那么顺利。但我最应该感谢的还是我的夫人。


关于未来

我和夫人现在都处在创业期间,对于未来没有过多的憧憬。甚至连小孩都不想要,感觉要了都是生活上的累赘。因为我现在几乎是被金钱压的翻不过身,喘不过气来的人。一朝入网贷坑,不知道何时才是解脱。当每个月所赚的钱不足还循环利息钱时,人是有多么迷茫?

一个月拿不足一万的人民币,却要还3万多的人民币,这是怎么还的清?而且个人力量有限,觉得这就是一个无底洞。倘若那日还清,这辈子都不会再碰什么网贷,信用卡等。可是什么时候能还清?欠的是越来越多,这个贷款欠的额度是越滚越大,大到人有些崩溃,吐血。

不知道去哪里能抢到钱而不被人发现,不坐牢,把这些循环利息贷款全部一次结清。然后卸载掉所有跟贷款有关的APP。所以时常做梦都在想,明天的贷款怎么办?怎么还?后天的怎么办?下个月的怎么办?

所以在我最需要求知识的时候,我却钻入这样一个无底洞里。所以我每天即便求知欲望再强,也要每天写文章换取一点钱来。不然下个月必将是很惨的。所以我每天都在拼命写文章,写完后自己都满意的文章。因为阅历有限,读书读的实在太少了。完全凭着自己十几年的写作经历,才有了如今的文笔。

到如今依稀记得读好像这生目前为之只读过一本书完,这本书叫《活着》,是余华写的。也不清是多少年前读完的,总之是记不清。也记不清里面的内容讲了什么。

所以我的未来,都寄托于自己的文学。只要人不死,心就不灭,我的文学之路也不会终止。


关于文学

我希望拥有自己一个文学圈子,或是融入到一个文学圈子。但这只是希望,因为多年来,我始终一个人在孤军奋斗。所以一直在学习前辈们的经典,在做个人的文学。个文的诗词集,个人的文章,乃至我即将捡起来重新写的日记。

我不求我个人的文学能影响到某人,只求传播一种精神,那就是勇敢地坚持去做最真实的自己。让一个真真实实的自己展示在世人的面前,让世人知道我对这个现在世界所想,所行,所悟。这就够了。或许这很难,但是我却是现在所想。十年不行就二十年,二十年不行就五十年,五十年不行就一辈子。一辈子不行,至少自己朝这个方向努力了。


写到这个时候,我已经把luck放出了笼子,给了一根磨牙棒它,让它自己磨牙完。而我却从冰箱里拿出昨天还没吃完的鸭脖等下酒菜,一边吃,一边饮酒。我发现luck已经被我关在笼子中拉了尿。是我对不起它,因为我要写文章。我不可能每天陪他度日子。因他它加入我们的家庭,已经影响了我正常的作息乃至文章输出。它吃完磨牙棒,又在笼子里乱叫。我戴着隔音耳塞,都能听到。所以很多时候,我是很讨厌它的。所以夫人让我戴上耳塞,不要管它。我也只是拖到今天才执行,从1号拖到26号,我也算是仁慈了,每天的粑粑和尿都是我来处理,还有喂狗粮。


关于计划

今年已经建立了自己的文学工作室,虽然只有一个人,虽然只是在自己住的地方,并没有工作场所。因为我也养不起其他人,更不会招其他人。因为毕竟我现在文学也是毫无作为,更没有什么值得来说的文学作品,但是今年我觉得我已经迈出了第一步。辞职了,依旧还活着。工资没有夫人高,夫人也没有嫌弃我这样,这是值得庆幸的。

而明年计划写出更多优质的文章,吸引更多的与我喜欢一样文字的粉丝。更远的计划,就是十年内一定要创作出自己认可的作品,并且出版。而且我有两本小说已经酝酿已久。



创建时间:2018-12-26 09:33
浏览量:0
收藏

申明:这篇文章是启路文学的作者原创作品,以开通全网文章原创版权维护,抄袭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