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林新集》第三十一章 天净沙·龙山古越新尝

启路文学-古今文学经典传承    诗集类    18-19园林新集    《园林新集》第三十一章 天净沙·龙山古越新尝

《园林新集》天净沙·龙山古越新尝

龙山古越新尝,曲声狂浪生香。独自高楼浅唱。一壶空响,夜深何处郎当?

摘自高国启《园林新集》第三十一章

创作背景:

今天是2018年12月14日星期五,夫人又陪团队一起聚餐,独留我一人独守空房。团队慢慢壮大,所以这种聚餐这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也能理解。但是一个人独守空房,还是略显清凉和孤单。

所以就边饮酒,边听一首很流行的古风音乐狂浪生,一边写词。家里陪我只有luck,是一只只有3个月半的边牧犬。平时我可能有时间陪它玩,逗它玩。可今天,我整整整理了3天我所创作的所有诗词,到晚上才整完。

我才知道最近的诗作明显下降,所以从今天起,我想恶补下来。这首词牌名为《天净沙·龙山古越新尝》还有另一种意思,我也再尝试新的一种创作方法。

家中luck一直很淘气掏着狗笼子,我也只能一手拍在桌子上吓唬它,可它一直在撒娇,真没办法。

“龙山古越新尝,曲声狂浪生香。”我喝着古越龙山酒,是一种绍兴花雕酒,度数低,一壶下肚可微微有一点醉意,好写词。这也不是什么新尝,因为这种绍兴花雕酒,除了白酒之外,可以说算是我的最爱。

为什么说新尝,是我都记不清楚我有多久没有喝酒写词了,自从遇到了她(我的老婆),我几乎是把酒给戒掉了。我感觉喝酒很浪费钱,可今天不知为何却又买酒,想饮醉写词。

我觉得我有些偏离自己所行的道了,当初的道。当初我是日日饮酒,日日诗词。可如今,不知是被社会工作压力压得喘不过气,还是怎么滴,一个月都没写几首诗作。

所以感觉是很可悲的。所以今天这个“新尝”,也是想回到当初的自己。

“曲声狂浪生香”,这句就很好理解了,我边喝着古越龙山花雕酒,边听着古风音乐狂浪生,酒也香,曲也正合我意。所以曲也香来,酒也香。

“独自高楼浅唱”,我也情不自禁滴跟着狂浪生浅唱,边饮酒,边唱。是独自,是没有人陪。这种日子,几乎是我独处时候,才有的这种心境,一种心情。是一种马放南山,隐居桃源的向往。

虽然宅居在城市的高楼大厦上,我也向往着陶渊明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日子,所以,只要闲来,我也都想饮酒,写诗,听古风音乐。

“一壶空响,夜深何处郎当?”喝着,喝着,没想到一壶就被我喝完了,空响:是没有响。摇着,摇着,没有声音了。趁着老婆不在家,我感觉自己都有些吊儿郎当了,因为夫人不喜欢看到我这个样子,一个人饮一壶酒。




不过喝这种低度数的,她不会说什么,因为我喝不醉。就像喝水一样,一壶也就微微有些醉意。其实还是想有一个人陪我一起吊儿郎当,一起饮酒,一起作诗的。

可惜没有,所以也只能感叹一声,夜深何处郎当?酒也喝完了,好像还没有尽我的意思一样。不够尽兴。

文/高国启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创建时间:2018-12-14 22:22
浏览量:0
收藏

申明:这篇文章是启路文学的作者原创作品,以开通全网文章原创版权维护,抄袭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