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战争诗词,李白与辛弃疾,谁写的更有气势?更有杀敌报国心

启路文学-古今文学经典传承    诗歌类    唐朝诗文    L李白    同是战争诗词,李白与辛弃疾,谁写的更有气势?更有杀敌报国心

同是战争诗词,李白与辛弃疾,谁写的更有气势?更有杀敌报国心

说起李白与辛弃疾,都是伟大的爱国诗人,都曾有杀敌报国心,都曾上过战场。而李白是大唐最具有气势磅礴,好远横空的诗人。

而纵观李白气势磅礴的诗句有很多很多,譬如李白的一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譬如李白的一句:“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再譬如李白的一句:“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余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

而纵观辛弃疾,他是南宋豪放派代表词人,将领。他写的诗词也很豪放,譬如辛弃疾的一句:“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譬如辛弃疾一句:“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再譬如辛弃疾一句:“梦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那么要数李白与辛弃疾最具有战争性质,最具有杀敌报国心的诗句,恐怕还是这两首诗,李白的《站城南》,辛弃疾的《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

不过很多人估计都对辛弃疾的这首杀敌报国战争词《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更熟悉,那么就先来欣赏这首词,全文如下: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

作者·辛弃疾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说起剑,任侠的人都喜欢,李白也喜欢剑,而且剑术在大唐可堪第二。而辛弃疾也一样,自幼习武,一心报国。当一个心中充满报国心的壮士,夜晚喝醉了酒,挑着灯火,看着自己的宝剑,为什么要看呢?


估计能联想到很多很多?恨不能杀敌报国,恨不能上战场,恨不能冲锋陷阵,太多太多了,诗人辛弃疾,因喝多了酒,晚上挑着灯火看自己的宝剑,却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哪个战火纷飞,吹角连营的军帐中,正等着明日天一亮与敌人开战,夺回城池呢。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这句,更是辛弃疾对战场的幻想,辛弃疾幻想着自己在沙场点兵,士兵们的士气高昂,都如我一样,杀敌报国心极强。那一声声杀敌报国之声,是惊天地泣鬼神。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我的战马啊跟三国里当年刘备的的卢一样骑的飞快,将军身先士卒,正飞往战场,飞往敌军阵地,我的弓箭啊就如晴天一声霹雳一样,射杀敌人,一箭一个准。


我真想帮助君王安抚了边疆,统一了战场,平定了天下的战争,赢得身前身后的名声,“可怜白发生”这尾句忽然一落千丈,让诗人心中莫名感伤,可惜啊可惜,可惜我现在已经白发沧桑,恐怕我也是心有力而余不足了,力不从心了。因为我已经老了,这些也只能是想想,却成不了真的。

那么再来看看李白的《站城南》,全诗文如下:

战城南

作者:李白

去年战桑干源,今年战葱河道。洗兵条支海上波,
放马天山雪中草。万里长征战,三军尽衰老。
匈奴以杀戮为耕作,古来唯见白骨黄沙田。
秦家筑城避胡处,汉家还有烽火然。烽火然不息,
征战无已时。野战格斗死,败马号鸣向天悲。
乌鸢啄人肠,衔飞上挂枯树枝。士卒涂草莽,
将军空尔为。乃知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去年战桑干源,今年战葱河道。洗兵条支海上波,放马天山雪中草。”这是诗人李白对战场的回忆,说去年还在桑干源哪里打仗呢,今年却就转战到葱河河畔了。


那海,可是曾经为战士们洗过兵器上的污秽啊,战士们也曾经在天山草原上,牧放过他们疲惫的战马。李白诗词读来真的很简单,坦白,这里在现在读来,都有一种红军过草地,反五四围剿,南征北战的感觉。

“万里长征战,三军尽衰老。”这一句,那到现在看来,都感觉李白参加过万里长征了,李白诗词是多么令人敬佩,不过时。而这句的大意也是指这些年我们不断地征战万里,使得我们的三军将士啊,皆老了,仗还没打完,脸上都长皱纹了,衰老了,这仗还没打完。

“匈奴以杀戮为耕作,古来唯见白骨黄沙田。秦家筑城避胡处,汉家还有烽火然。”这句则是诗人以自己耕种田地来形容匈奴们的杀戮,意思是说匈奴是靠这个吃饭的,他们是靠打仗来养活自己的,都成职业性质了。

在匈奴们的土地上,那随处就可以看见白骨和黄沙的,可见匈奴们都是大坏人,杀戮心重。而秦朝的时候,秦始皇修筑万里长城防止胡人入侵中原之时,那汉朝的烽火也在星星缭绕。所以说这个战争是无休止的,即便你想和平,不到几百年又会兴起新的战争。楚虽三家必亡秦嘛。



所以这句“烽火然不息,征战无已时。”是诗人的感叹,即便秦始皇想修筑长城,来防御敌人入侵,即便秦始皇想流传百世,却不到二世便亡。正应证来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那么有人的地方必然会有战争,这是人的天性。这也是朝代更替,恒古不变的道理。三国里也常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野战格斗死,败马号鸣向天悲。”你看那些战士在战场上杀敌报国,与敌人格斗而埋骨疆场,你再看那打了败仗的败马,那战死后战士的败马,他也像是知道这战场的残酷,对着天空悲鸣呢。


“乌鸢啄人肠,衔飞上挂枯树枝。”这句写的很残酷,战争带来的残酷景象,战士们战死后,尸骨没人埋藏,却被鸟兽叼去。战士们的衣服也被叼走做来鸟的巢。多么残忍的现实,多么令人悲伤的场景。“将军百战死 壮士十年归。”

“士卒涂草莽,将军空尔为。”那战场上的战士战死后的鲜血染红来野草,试问下将军们在战争中,又有什么作为呢?恐怕也是空无所获吧?因为国家仍然没有统一,因为战争依旧不止。

这不令人痛心吗?谁又为那些死去的无名战士,觉得可怜呢?怕也只有诗人李白才感受到那些无辜的战士用生命鲜血都没能换回家乡和平,多么可悲啊。


“乃知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要知道自古以来为兵者都是凶器啊,那些自古以来的圣贤,像孙膑之辈,是不得已才出山啊,不得已才用他的智慧来平息这无休止的战乱啊。



两首诗词欣赏完了,论气势恐怕是各有千秋。但是若论战场上的写意以及悲壮,以及爱国报国之心,恐怕也不好作对比。纵观两首诗,而李白写的相对全面一些,以及悲壮些,场景渲染气氛,以及气势要略胜辛弃疾一点吧?大家怎么看待?怎么认为的呢?欢迎大家留言表态!

本文章原创作者高国启,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创建时间:2018-11-09 21:52
浏览量:0
收藏

申明:这篇文章是启路文学的作者原创作品,以开通全网文章原创版权维护,抄袭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