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梦龙讽刺孟子的一首诗,前句是:乞丐何曾有二妻?下句很精彩!

启路文学-古今文学经典传承    诗歌类    M明朝    F冯梦龙    冯梦龙讽刺孟子的一首诗,前句是:乞丐何曾有二妻?下句很精彩!

冯梦龙是明代著名文学家、思想家、戏曲家,被人称之为吴下词奴,姑苏词奴,他从小就出身在书香门第,家中有人在朝为官,官至士大夫。而冯梦龙家中有三兄弟,他排行老二,老大名字叫冯梦桂、老弟名字叫冯梦熊,此三兄弟在当时就享有盛名,被人称之为“吴下三冯”。

冯梦龙的主要成就还是在于他创作的“三言”,何为三言呢?这个三言可不是三言诗,而是他的文学三部曲,《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所以合成为“三言”,在明代就有“三言两拍”之说,那么两拍是什么呢?两拍是凌濛初的《初刻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所以合称“三言两拍”。

而今天要给大家分享的一首打油诗,是讽刺孔孟的,起先这首打油诗流传于网络,竟没有人知道这首诗的出处,找了好久的资料,可谓是众说纷纭,有人说出自金庸的《射雕英雄传》 黄蓉被裘千仞打伤的那一段,也有人说是宋陈岩肖《庚溪诗话》有记载,而说得最多的还是出自冯梦龙的《古今谭概》。

冯梦龙是当之无愧的戏曲奇人,才华横溢。大家都知道唐诗宋词元曲,明代就是以小说著称、还有戏曲和民间歌曲的繁荣为特色的。明代在小说和戏曲方面虽然颇有一些大作家,但在小说、戏曲、民间歌曲三方面都作出了非常大贡献的,明代仅冯梦龙一人而已。

冯梦龙的什么打油诗讽刺了孟子呢?这是什么样的一首诗呢?我们不妨一起来欣赏一下,文字如下:

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有许多鸡?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冯梦龙《古今谭概》

读完冯梦龙这首打油诗,可以说这句“邻家焉有许多鸡?”真的是很精彩。为什么说这首诗是讽刺孟子的呢?孟子有什么好讽刺的?难不成前面一句是讽刺孟子有两个老婆?如果你这样想,那就真的想错了。要知道在齐国,就有这样一个“齐人有一妻一妾”的故事流传,而这个故事是《孟子》散文中的名篇。

所以这句是反问孟子,做乞丐的那么穷怎么娶得一妻一妾呢?其实也是在讽刺说这话的人

就像我们现在国家政策也越来越好,据说农村也实行了好些好的政策,比如说“一户一宅”。这个政策虽然好,但当真能落到农村每一家庭当中去?还不是有些农村人房子倒了,破旧了,想要建新房子,去申请,却申请不到“一户一宅”,上面硬是不批准。

所以说很多话只是片面的,比如说全国人都奔小康,当真都奔小康了?所以这句话反问孟子,反问的好啊。“齐人有一妻一妾”,那都是朝中为官的人看不到底层人过的是什么生活,以为农民百姓也跟他们生活一样很富裕,也有一妻一妾。

邻家焉有许多鸡?

这句更是对孟子的讽刺,因为孟子的书中经常提到一个典故说有一个人经常去邻居家偷鸡。都是穷得叮当响,穷的鸡蛋都吃不成,经常去邻家偷鸡,邻家有多少鸡?有那么多鸡,还会做我们邻家吗?早就成富人,搬进城市去了。

所以有时候说话真的需要注意,不能以偏概全,不要以为自己幸福了,全世界人都过得很幸福,必要以为自己娶了一妻一妾,全世界人都跟你一样。也不要以为别人说经常有人偷他家里鸡,你也信。所以凡事我们都要三思而行,说话也一样三思而后言。

 

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

而后两句有人说是讽刺孔子的,也有人说是连孟子和孔子一起讽刺的。其意思是说周朝天子在位时候既讲忠义,而孔夫子和孟子当时就应该效力周朝匡扶盛世礼乐才是,可他们都没有,而是四处奔波劳累,投靠其他王室诸侯做官。

这首诗虽然只是打油诗,却有一定的含义和寓意。就拿在我们现代来说,也能发人深省,警醒世人。因为我们现代是讲一夫一妻制,谁要是一妻一妾,那么邻家还有那么女儿吗?不都要生很多女儿,才能满足这个制度。所以感觉这两句,很讽刺。

大家读完这篇文章,有什么想法呢?特别是文章中的名言语录或是诗句,大家但说无妨,可以在留言区尽情谈吐,倘若我们看到感兴趣的话题也会参与,或是置顶。如果你感觉这篇文章某些地方对你有启发,值得分享和收藏,不妨勾一下你的手指,帮忙点赞收藏或是分享一下,这也是对我们长期以来最大的鼓励。我们不敢保证每一篇都符合你的口味,但总有那么一篇适合你,因为我们一直以来都是用心在写,从未间断,都是用心在搞文学,传递更多文学信息,让更多人看到名人名言,让更多懂得去思考,去探索,去反省。

文/启路文学/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诗句参考出自冯梦龙的《古今谭概》文戏部第二十七 骂孟诗。

骂孟诗原文如下:

李太伯贤而有文章,素不喜佛,不喜孟子,好饮酒。一日有达官送酒数斗,太伯家酿亦熟。一士人无计得饮,乃作诗数首骂孟子。其一云:“完廪捐阶未可知,孟柯深信亦还痴。岳翁方且为天子,女婿如何弟杀之。”又云;“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得许多鸡?当时尚有周天子,何必纷纷说魏齐。”李见诗大喜,留连数日所与谈,莫非骂孟子也。无何酒尽,乃辞去。既而闻又有送酒者,士人再往,作《仁义正论》三篇,大率诋佛。李览之,笑曰:“公文采甚奇,但前次酒被公饮尽,后极索寞,今次不敢相留。”

创建时间:2019-11-01 13:12
浏览量:0
收藏

申明:这篇文章是启路文学的作者原创作品,以开通全网文章原创版权维护,抄袭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