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 篇文章
  •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九章 付江南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九章 付江南
    江南又下起了小雨,
    这种天气早已习以为常。
    被雾霾浓罩的杭州,
    让我有了离开的念头。
    或许是其他什么原因,只有我自己懂。
    ‘’刻盘,刻盘,心有其感。
    多少为钱,步步难。
    倘若身有三千,何用远赴东莞。
    是天公不让君喘气,犹豫数天,终是遗憾。
    机会不再,无限感叹。

    12 14-02-28
  •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八章 何处觅江南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八章 何处觅江南
    灰蒙十天,雾霾不散。
    小雨情意,出门执伞。
    试问杭州何以留贤乎?
    难觅江南。
    不如拂袖转身去,暂居东莞。
    多有身不由己,向前看。
    来年百花争艳时,君自回,西湖阑珊。
    2014-2-26 14:18

    9 14-02-26
  •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七章 执伞求职上南楼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七章 执伞求职上南楼
    我站在,保利东湾楼。
    不禁感慨,雪花飞舞依旧。
    望钱塘江,数不清几舟。
    只是茫茫一片,朦胧景秀。
    再低头,雪花铺满街头。
    草上,白鳞悠悠。
    寒风几许入袖,唤我回房再修。
    曲是秋阳长暖,空调补满如季换春游。
    今出门,细雨绵绵愁。
    持续几日,无言去感触。
    试问杭州,何以如此不休。
    雾霾皆罢,偷天换日君常求。
    无奈苦笑,执伞求职上南楼。
    面试已过,不再愁。
    自觉英姿甚好,气质所有。
    只是时运欠差,难遇贵人拔助。
    如今精英联盟纳我!可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求。
    待我展翅高飞,大展宏图。
    求职江南电子大厦
    2014-2-18 17:25

    6 14-02-18
  •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六章 雪花纷飞提笔写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六章 雪花纷飞提笔写
    在这个雪花飞舞的季节,
    忍不住提起手中笔描写。
    新年喜气的炮竹声,接近尾声。
    难得安静回忆曾经的美。
    昨夜梦里红颜又回,醒时心碎。
    那么多年还是痴痴醉醉。
    现实中不会念,早已无畏。
    只是梦里怎能由我,周公不陪。
    如今心系一人才对,与娜共携。
    在为梦而生的歌声里。
    怒放的生命再次放飞。
    无奈是,太多阻碍只能把笔相随。
    譬如手绘板已作废,怎能入画到深夜。
    唯有敲打着键盘慢慢续写。
    大年初一忙到初七,无言累。
    只为兄弟义不容辞,接着醉。
    身不能分文的我,有我的难解。
    来日方长定大摆桌席,为兄弟干杯。
    剩下无多日,就得支往杭州摇曳。
    如同小舟飘进大海,何处安歇。
    只能奋不顾身,勇往不懈。
    有技在身何愁大业?
    暂且,埋头吸收经验,指日可飞。
    十年后,傲领群雄,开创新的里程碑。
    如画江山第四百零五章

    狂言默语且当真,
    不当将军兵不成。
    我自傲骨上天赐,
    霸气凌云江南征。
    闭院修歌
    红颜一枚生尽可,
    墨画三千当自乐。
    挑眉凤眼悠悠劲,
    浮生迢迢碧笙歌。
    2014-2-7 12:40

    8 14-02-07
  •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五章 年底看望干娘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五章 年底看望干娘
    今年底,去张榜,看望干娘。
    只怕难赶回时车,故此匆忙。
    闲坐不到一刻钟,推辞回乡。
    论其车票,来时十二,返时十五。
    春运涨价,不过三时辰。
    车上有客不乐乎?尽骂车主,其态度恶劣也!
    青年壮伙,私家车出,气语昂昂,不坐下去。
    我自沉默,世态如此,何以干戈乎?
    途经刘河,路有人横倒。
    远远望去,血流尺多。
    不敢多目睹,一心念佛。
    事故常有,自持留心。
    2014-1-30 16:36

    9 14-01-30
  •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四章 路逢室友赴流金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四章 路逢室友赴流金
    百佳转角,甚是逢巧。
    辛遇室友,金攀双侠。
    河金见我,流金有邀。
    几经推辞,难脱其逃。
    一同楼上,都是旧交。
    山哥张强,少军齐笑。
    许久未见,不再扬泡。
    只是欢语,车马所好。
    各自钱奔,都已出道。
    山哥北京,张强咸宁。
    我自杭州,少军最近。
    歌曲带劲,切勿献吵。
    我自入迷,不觉所闹。
    其人尽聊,事业风暴。
    挑乐府上,何以尴尬。
    被教围观,同来前讨。
    自觉扫兴,陪君颜笑。
    若是聚餐,不该乐挑。
    不如雅坐,农家小炒。
    个人解见,直往心烧。
    桌上无酒,何以言少。
    有言在先,初二再交。
    彭思远兮,只为情跑。
    河金有语,叫君带萧。
    还有曾强,都来热闹。
    饭饱片刻各消消,
    多有同室在上朝。
    路其远兮早回宵。
    2014-1-29 16:08

    8 14-01-29
  •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三章 记张蕾生辰宴,龙氏大团圆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三章 记张蕾生辰宴,龙氏大团圆
    踏马清水,路蕲广。
    匆到舅家,长辈忙。
    灰尘堆满,那双箱。
    青春回忆,九年长。
    幸是文章,都全在。
    多少古币,已流浪。
    照片仅剩,十几张。
    几经搬迁,物茫茫。
    喜好收藏,得惜藏。
    空留信纸,念轻狂。
    匆回厢房,收拾箱。

    0 14-01-28
  •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二章 游散在人间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二章 游散在人间
    今梅川,赴宴。老表乔迁。
    头回见,对议漕河,相差甚远。
    情是故乡热,车辆横穿,快过年。
    亲友街上走,不禁感叹!
    健有发尾,跆拳教练。
    偶扎双辫,成何神仙。
    大千世界,难为人贤。
    多有古异,持道自荐。
    凡人怎识千年莲,
    游散在人间。
    2014年1月26日 21:06

    8 14-01-26
  •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一章 那年多无力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一章 那年多无力
    不知道多少次拿起笔,
    想墨画一季。
    又一次次无力放下笔,
    声声的叹息。
    如同断翅雄鹰,
    扑倒在地。
    又如将军,
    沙场折戟。
    唯有叹息!
    待我整装上阵,
    又是何期?
    难处无处提,
    默默寻觅。
    前年算盘没保底,
    为人不为己。
    不想自私自利,
    终是折省了自己。
    若来年风雨得意,
    请记得自己。
    有道是剑客剑在手,
    什么都可以,
    无剑在手,
    寸步难移。
    泼墨无墨,
    亦是同理。
    不会有宏图赋诗题!
    难就难在今年低。
    命中注定荒废一期,
    把笔在记,
    那年多无力。
    2014年1月26日 20:29

    10 14-01-26
  •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章 养病

    《下沙集》第三百九十章 养病
      锦墨于贰零壹弎年拾月至贰零壹肆年初,养病于蕲春县漕河镇七里桥粮食大楼。病因于眼睛动手术,怕光,惧辐射,需静养三月。奈何其母也动手术于武汉大学医院,锦墨也陪伴着母亲在医院里待了些日子。这个三月里不能玩电脑,手机,实在是无聊至极。锦墨在此期间有学日语,吹箫,写诗词,以此来度过这三月。 
    2014-1-22 13:09

    11 14-01-22
  •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九章 祭父碑文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九章 祭父碑文
    飞跃支教二十年,
    辛育学子有三千。
    为人老实不转正,
    弃文从商又弃田。
    脚下两孩饱书山,
    压力堪重几愁钱。
    不惜染得糖尿病,
    望子成龙在西天。
    养育之恩回报难,
    启航定会光祖远。
    如今次子正武体,
    长子杭州已成贤。
    2014-1-21 22:20

    11 14-01-21
  •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八章 立碑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八章 立碑
    天悠亮,同母起床。
    匆下面,直往家乡。
    追阳,黄厂,飞跃上。
    路途颠簸,几慌张。
    处处凹凸,不像样。
    生惊怒马,坠下塘。
    河恙,绿怅,不开腔。
    大坝平坦,草枯黄。 
    轮车横过,灰满裳。
    多想乘轿,任尘扬。
    无心赏,约亲帮。
    正事立碑,等人扛。
    湾里请胖,合泥浆。
    老表多来,力难长。
    唯有辛姑,三爷当。
    其卑共记,两千杠。
    六人稳力,方可上。
    更叹息,自身虽强壮。
    难使半力,腰酸障。
    干手望,书生像。
    碑有文,才华怏。
    几笔可概一生长。
    功名利禄永记章。 
    2014-1-21 21:20

    9 14-01-21
  •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七章 运碑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七章 运碑
    同母运碑黄厂上,
    路遇仙逝好排场。
    堵得武松集乘客,
    稍作歇息慢开张。
    快马加鞭匆匆忙,
    耽误功夫时已长。
    直至村部下午来,
    千斤东西师傅帮。
    2014-1-20 21:20

    0 14-01-20
  •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六章  一意孤行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六章  一意孤行
    为夜添点墨,失眠者居多。
    都为心中事,不曾改变过。
    试问明日路,重复还需酌。
    只因想图进,谁管因与果。
    2014-1-17 21:20

    0 14-01-17
  •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五章 月行子时·通话长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五章 月行子时·通话长
    我自屋边,悠悠散步。
    抬头夜空,层层起伏。
    譬如汪洋,波澜惊鹄。
    只因明月,肆意乱舞。
    时而群雄,时而独孤。
    犹如墨迹,变幻不复。
    2014-1-16 21:20

    0 14-01-16
  •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四章 酌梦令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四章 酌梦令
    知夜静,晓心情。
    虚半月,脑成钉。
    不转弯,难以醒。
    空头绪,触目惊。
    依本性,惯坏净。
    再加堕,无容形。
    子至清,明日令。
    赋其美,古风行。
    2014-1-14 21:20

    0 14-01-14
  •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三章 看门狗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三章 看门狗
    畜生有语夜汪汪,不懂人静睡在床。
    几经躁动骚入耳,炮声起劲满夜怅。 
    2014-1-14 20:20

    0 14-01-14
  •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二章 得君赞赏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二章 得君赞赏
    得君赞,烂石成宝玉。
    得君赞,朽木成大树。 
    得君赞,字字成佳句。
    有道是天外有天,人贵自知。 
    以我粪笔,得君赏心悦目。 
    自堪不胜感激。
    他年月后,若能与君共几,畅谈天地,岂不是人生美好一程。
    若不得之,为有将笔留痕。记那点睛之笔,几多奉承。
    2014-1-13 20:20

    0 14-01-13
  •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一章 管洛神算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一章 管洛神算
    老街遇先生,早闻已退隐。
    如今成神算,自号媲管洛。
    名同三国期,术士魏有名。
    周易都其善,仰观星辰多。
    学生拜访后,觉好已胜天。
    闲谈之余时,有报生辰过。
    先生掐指算,多有言中语。
    能及过去事,难料未来挫。
    吾以敬仰辈,老当有所乐。
    老街闲游,偶遇先生。
    早闻已退隐,如今成神算,自号比管洛。
    名同三国时期,著名术士管辂相仿。
    都善其周易,仰观星辰。
    学生拜访后,自觉爱好胜于天。
    闲谈之余,有报生辰。
    先生掐指算,多有言中。
    多是能及过去,难料未来。
    吾当敬仰,老有所乐。
    2014-1-13 19:20

    0 14-01-13
  •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章 灵窗独裁,返璞归真

    《下沙集》第三百八十章 灵窗独裁,返璞归真
    散人自好写实派,文书从不采。
    人生好比书一章,灵感自出来。
    前人自有前人志,隐居俗世外。
    潜心攻读多少史,青笔千年在。
    如今华夏正喧嚣,处处已掩埋。
    不知何年转农户,下田庄稼菜。
    山难清矣水何秀,梦中已畅开。
    摇把身骨亦可变,伟业少年迈。
    只是心灵那扇窗,诗词画中赛。
    2014-1-12 19:20

    0 14-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