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钟书:柏格森《笑论》说,“一切可笑的事,都是这样的!”

启路文学-古今文学经典传承    名句类    Z中国名句    Q钱钟书    钱钟书:柏格森《笑论》说,“一切可笑的事,都是这样的!”

一切可笑的事,是什么样的呢?在没有读钱钟书的语录前,也没有读伯格森的《笑论》前,相信不少人读过弗洛伊德的这段语录,“没有所谓玩笑,所有的玩笑都有认真的成分。

那么可笑的事,是不是也如此呢?都是有认真的成分,才会引人发笑,绝对不是故意的。当然,在我们这个年代,很多可笑的事,都是故意的,矫揉造作的,特别是视频里,或是一些综艺节目里。

你看那些可笑的事,难道有认真的成分吗?都是提前写好了剧本,然后在心里背的滚瓜烂熟罢了。你看手机里搞笑短视频,有多少是现场真正抓拍的?都是摆拍的,也都是有剧本的。

真正的幽默,真正的可笑事,是不经意间,是现实中,很多人没想到的,就突然发生了。这才是真正搞笑的事,而那些,都是假的,虚伪的,矫揉造作的。你看电视上很多小品也好,相声也好。倘若一味地取悦观众故意搞笑,那就不是可笑的事了,那就是虚伪的事了。

 

可见一切可笑的事,都是如此,如果提前安排好了,有剧本,或一味取悦观众,都不算可笑的事。说到这里,如果大家对以上的回答和分析不是很满意,我们不妨一起来读一下钱钟书的一段语录,就道出了柏格森《笑论》说,“一切可笑的事,都是这样的!”文字如下:

经提倡而产生的幽默,一定是矫揉造作的幽默。这种机械化的笑容,只像骷髅的露齿,算不得活人灵动的姿态。柏格森《笑论》说,一切可笑都起于灵活的事物变成呆板,生动的举止化作机械式。——钱钟书#钱钟书语录#

读完钱钟书这段语录,可以说,说得很现实,那些提倡而产生的幽默,或是有剧本的可笑事,提前安排好了的,都是机械化的笑容,甚至很多演员为了笑容,还专门练习了好久。

不过话又说出来了,现实中,很多人活着,都是戴着面具,强颜欢笑,都活得很虚伪,不敢以真面目见人。都是活在面具下的人,很少有人活得想笑就笑,想哭就哭。大多数活得是想笑的时候,克制住,不去笑,不想笑的时候,却又克制住自己,去笑。

那么可见现代大多数人活得都是呆板,麻木的,机械化的。你看多少人的生活,就是如此,今日重复昨日,没有做同样的事,做不喜欢的事,为了钱做自己不喜欢做的工作,还露着牙齿笑着说很喜欢这份工作。

无拘无束地活着,不受人约束,不被人管着,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个在我们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因为孟德斯鸠就曾说过,“真正的自由只能是法律下的自由。

法律下的自由,就要受人类管,不管你躲在哪儿,你最终都是人类,人类都是群居的,一旦发现有人脱离了人类,在山顶洞里住着,同样还是要受法律监护。所以,由此可见,世上那种真正可笑,很很自然发生那种可笑的事,很不多的,能抓拍到,那更是一种机缘的巧合。

我们要珍惜身边那种不是提前安排好或是提倡的幽默可笑事,因为这样可笑的事,是真的,不是矫揉造作的,遇到这样真的可笑事,就好好笑一场,不要憋着。因为憋着会很难受。

更何况很多时候,笑也不犯法,特别是那种很自然的可笑事,抓住了,一定要好好笑一场,哪怕被对方骂,也是值得的。笑一笑十年少,多笑一笑,还是有很多好处的,但强颜欢笑,就真的不必了。

钱钟书:柏格森《笑论》说,“一切可笑的事,都是这样的!”

 

创建时间:2021-09-24 10:16
浏览量:0
收藏

申明:这篇文章是启路文学的作者原创作品,以开通全网文章原创版权维护,抄袭必究!